帳號
密碼
驗證碼
忘記您的密碼?
 
 
 
學會活動
大事紀
 

首頁 > 活動紀實 > 學會活動
【金筆獎優選文章】〈生命的這堂課〉-莊孔堃
2020-11-19

2020金筆獎徵稿-生命的這堂課

共分成三個部分來敘述:

一、 諮商過程中的學習—對於個案的理解與看見

二、 諮商過程中的學習—對於自己的理解與看見

三、 我的諮商實習歷程— 一個生命的離開:我學習的功課

 

一、 諮商過程中的學習—對於個案的理解與看見:

 

我發現成為一個助人者,真不容易!兼職時期選擇在偏遠的學校實習,那是一個較偏僻與資源較少的學校,來到這裡就讀的孩子都帶著不一樣的故事,相較於其他學校我想他們更是要面對有好多未來的迷茫與不確定性、社會環境對他們的不友善、或是卡在家庭的結構喘不過氣來,想要努力闖一片天但卻有好多無能為力。所以,即便在學校看見這些快樂活潑的孩子,當你深入理解他們的時候,你會發現他們背後有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而每一次的諮商都不斷地的提醒我,每一個生命都值得好好被對待,甚至要以更謙卑的心來面對前來的個案。

 

我還能再做些什麼?一次的諮商能為個案帶來些什麼?這是我一直不斷問自己的問題。

這幾年來我不斷地學習再學習,總覺得面對形形色色的個案當中,仍然感受到不夠用。但是問我自己,身為一個人,你希望自己要怎樣被對待?其實每一個人都需要好好的被理解、被聽見和被看見,從他的處境看見一個人的存在之意義性。於是乎當每次的諮商聽到生命面臨種種的疼與痛時,之所以那麼的難以忍受,是因為在痛的背後沒有愛的承接。我們在過去成長的過程裡,充滿的被比較、被分類、被傷害、到後來在內在形成很大的傷口與疤痕。而在這個裂痕中,也開始把自己隱藏起來,所以個案選擇重新相信人這件事情上是重要的。因為關係是療癒的基礎,而我們能夠做的是在諮商關係中提供一段真誠、理解與涵容的空間,並願意在關係中說故事、碰觸自己、療愈自己。

 

『我可以做些什麼讓他留下來?』、『爸爸媽媽是不是不愛我了?』、『我不夠好』、

『我不想活了』,總是聽到個案對於環境如此的抱怨、對於要求他人的改變、生氣自己,或者感到種種的不公平。只是面對生命的困境,都會有不同的樣子,每一次的會談都是幫助個案回到自己身上,從中看見自己是有力量的,並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為了要認出自己,

要成為自己,是要多麼努力啊,那是一段好長的旅程、是這一生修行的道路!

 

 

二、諮商過程中的學習—對於自己的理解與看見:

 

每次要面對個案之前,我都要讓自己準備好,才能好好去面對個案。但是我知道每次的諮商經驗都帶著『不知道』而有目的的旅程,去傾聽個案的故事、看見生命是如何面對困境的過程,來理解他們背後行為真正的目的。

 

在我們來來回回的對話過程中,看見個案用盡全力來捍衛自己的行為。這某個程度也讓我碰觸了自己的生命。當個案對我生氣、或者對自己的生命發出歇斯底里的吶喊時,我是如何面對與承接住自己的?如果換成是我,我會希望怎樣那時候要怎樣的被陪伴?除此之外,我是否能夠承認並面對真實的自己?我是如何疼惜自己的並真的去接納自己有時候也有很多的情緒?唯有安頓好自己、不斷地透過認識了解自己、接受自己的部分,才能夠靠近個案、給予個案。

 

當然助人者也是一個人,我也是一個人,有時候要面對個案的處境、有許多的想幫忙,但是卻有好多的無能為力。每次的諮商結束,看著個案離開,我都會擔心或在想他們會如何照顧自己?或者未來他們何去何從?甚至回到現實生活中,要重新面對不堪的關係和困難,他們要如何生存下來?我很記得督導和我說一句話:「放心!他沒有你想像得那麼脆弱!畢竟他們用這樣的方式活到現在」。確實,我擔心的也許不是個案,因為個案有他的生存攻略,而我應該是要問我自己,如果我那麼努力花了時間諮商別人,而他依然沒有改變的時候,我就是變成一個沒有能力的人,最後我就會變成一個失敗的助人者。對耶,學習心裡諮商後,是什麼時候自己要變成一個拯救者呢?這都是來自我對個案的不相信,甚至也想要變成照顧著一樣好好好的保護個案。但我們其實就是一個平凡人,接受自己就是一個『人』,接受自己是『有限制的人』真的很不容易的。

 

每一次的覺察,也讓我也開始去學習相信個案,相信生命總會有他的出口,甚至尊重每一個個案做出決定的不容易。

 

 

三、我的諮商實習歷程—一個生命的離開-我學習的功課

 

兼職實習的過程中,面對將近諮商一年的個案選擇離開了這個世界。我記得那一天,我們都很努力也盡力了,嗯,我知道我已經盡力了。我的失落是,我知道再怎麼努力...那個洞都沒辦法彌補起來,好多事想要做,但一切一切都來不及。那時候的我好衝擊,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不斷的流淚,腦海中不斷的回憶、情緒咀嚼,不斷的仔細去回想每一個歷程,自己是否遺漏了什麼,做錯了什麼。我給自己放個假去旅行,我拍拍自己的胸口、和自己說說話、允許自己悲傷和難過。那段時間裡:不知道流了多少的淚水,經歷了多少的夜晚和自責、生氣、無奈不解。有一天,我躺在草皮上,仰望著天空,擦乾眼淚,好好的和他告別。那一天我比較接受…『他真的離開了』的事實。這個歷程中,有好多人給我支持和愛,讓我知道我沒有那麼孤單,讓我知道我已經盡我所能了。

   

『如果我能夠學會自殺個案的治療模式,我會不會就有足夠的能力幫助那些想要了結自己生命的人?』。帶著即期待又害怕受到傷害的自己,決定進入到自殺防治中心全職實習。看著每一次案主手背交叉著划痕與傷口,都能夠感受到生命中伴隨著無奈與困難,在無法戰與無法逃的狀態中,常經驗到那個很失控的自己;或著被環境與系統中困住而動彈不得,生活混亂則是一種常態。我感受到,唯有感覺疼與痛,才能重獲生命的主人,甚至能夠讓自己脫離那個不堪的情緒與暴衝的靈魂,來換取平靜、救贖與安在。所以,我都會和前來會談的當事人說:『我好佩服你生命中的韌性,即便這一路上多麼的不順遂和辛苦,你還是努力的想盡辦法讓自己撐著讓自己來到這裡,我不知道那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毅力啊』。

 

努力貼著與陪伴個案的過程中,我也發現自己總是那麼的小心翼翼,總是很用力的拉著當事人,也讓自己有疲乏。督導過程中,我很記得督導給我的告訴我說…孔堃,你是否能夠接納在你生命的所發生的遺憾和來不及?那時候的我大哭,我看見我的原生家庭、甚至我的那時候兼職實習的歷程等等好多的來不及。那一段督導的經驗,我學習如何放過自己,接受遺憾是人生的一部分,我的胸口也放下了一個好大的石頭。而我也了解到把自己照顧好才能夠把個案的心安頓好,是對自己負責,更是尋求來協助的當事人負責。

 

這一年的全職實習,讓我變得更有力量,我知道和自殺個案工作是我這輩子堅定想往的路。我也學會了不只是一味的同理和陪伴當事人,也學會了尋找資源、教導當事人生存下來的技巧。自殺的案主要面對的危機很多,但常缺乏很多面對危機的技巧,所以治療中往往會讓人乏力和進入僵局,於是我也認識到個案的情緒脆弱、要面對一個不認可的環境的來回中,是讓人喘不過氣來的。於是,教導面對情緒的技巧(情緒調節)、面對危機和痛苦的能力(痛苦耐受)、能夠如實的觀察當地下與現況(了了分明)、維持與改善他人關係(人際效能)。對這些案主而言顯非常重要。因為在混亂的世界中,能夠生存與生活是必要條件,這些技巧可以幫助個案回到一個穩定而安全的狀態。

 

最後我想說:謝謝你,教了我一堂生命的課。謝謝自己,這一路來的努力和不容易!

 

 

   
  關於我們  │  最新消息   │  加入學會   │  活動紀實  │  會員專區  │  相關連結 瀏覽人數:你是第 444396 位參觀者
  本網站內容使用權皆屬於臺灣諮商心理學會所有,翻印必究。
會址 : (10041)臺北市中正區中山北路一段2號6樓之5 TEL : 02-23751213 服務時間: 9:00 至 17:00 E-Mail : twcpa.mail@gmail.com
劃撥帳號:50101451;郵局帳戶:0001085-0456021,戶名:社團法人臺灣諮商心理學會。
 
 
 
Designed by Dtell網頁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