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驗證碼
忘記您的密碼?
 
 
 
學會活動
大事紀
 

首頁 > 活動紀實 > 學會活動
【金筆獎優選文章】〈願希望在愛中發芽〉-胡瀚濃
2020-11-19

願希望在愛中發芽

新竹市學生輔導諮商中心 胡瀚濃

 

    「新竹站到了,請到站乘客準備下車。」看著火車外的陌生景色,我兩手空空走下月台。一年前,第一次離開臺北到外地,期待能展現所學,為生命奉獻,同時害怕可能遭遇的挑戰,帶著不確定踏入那座城市。

 

實習是專業堆砌重要的一哩路,走上這條路,我看見我自己

    許多前輩常說心理諮商不論是諮商或受諮商者,都是一段瞭解自己的路程,這一年對我來說不只是認識內在波瀾,因為與兒童及青少年工作,開始注意自身性別、身高、角色及形象,騎車時對著鏡子摸索,然後記下來,忖度這樣組合對兒童或青少年,會有什麼樣的直接感覺。有些兒童害怕高的成年男子,當意識到自我形象,某些情形下,我會坐著等待兒童的第一次到來,有些青少年容易將對權威的投射放在我身上,在無意間試探界線或產生競爭,當意識到可能是這樣子,發現有些青少年剛開始的和善,不是完全願意靠近心理師,可能是往常對大人的方法之一,一方面想讓我喜歡他,另一方面透過非對立方式爭取權力,當意識到性別時,我會理解到系統對於男性心理師的期待,更重要的是,對於一些青少女而言,人生很少和男性大人單獨在一個空間那麼久,我會多注意並適時屏除一些障礙,讓孩子在沒有準備的狀況下,依然感受到安心,例如:在準備室有其他家人陪同時,慢慢建立關係,不急著推進到晤談空間,甚至陪伴案主討論諮商方式和部分結構。

    我也不斷探索內在,尤其當內在氣質、外在容貌及形象搭配,產生出的不同火花,很多兒童一開始有些不自在,當展現自身氣質時,他們發現我沒有那麼陽剛,轉而鬆下警戒,當靠近和同理對方時,這樣的內外在組合,有助於案主更快進入諮商關係,增強連結和依賴。一年裡,我也接受自身限制,一句發自內心:「你是重要及有價值的。」那力道目前還穿透不到孩子靈魂深處,因為我還沒辦法這樣欣賞自己,我相信一個人沒辦法給出自己沒有的東西,我將持續學習。

 

案主改變固然可喜,但我更在乎,在這天地間好好與之相遇

    在輔諮中心實習,難免會遇到學校期待,對於問題行為改變及諮商成效有所在乎,這會帶給我壓力,那晚看到《生命的時間學》一段話:「如果我們給時間更多的生命,生命也會給我們更多的時間。」引文作家亦問: 「誰說成長不需時間,不會受傷?」

    這一年遇到幾位受苦的孩子,有些受症狀影響而沒了生活,有些迷失自己或喪失意義,社會總覺得他們不夠努力及負責,應該樂觀一點,學習更好的態度。這些孩子好命苦,連療癒之路都不能慢慢來,學校、家人常期待心靈療癒就像吃感冒藥,有吃就要有效,但一顆破碎的心該好好被呵護,才有機會一點一滴拾起並拼湊起來。就我的觀察,這些孩子努力、積極及態度可敬,在那樣巨大痛苦下,他們過於努力想要復原,想要不再失能、不再憤怒、不再焦慮,太過努力而忽略適當方向。

    我的意思是,我們都不知道他們正在經歷什麼,卻要時間流逝後,給出正向成果,倘若時間沒有注入生命,生命又如何能回饋不同樣貌的時間?這一年體會到,注入生命方式不是更努力、嚴厲和有效率,而是放慢下來,悅納及包容此刻的自己,重新關愛及認回傷痛。這是一個可長可短歷程,只有放棄它必須很短,療癒才有第一步,我相信當孩子透過成長有了更多自由,固然會擔負更多責任。那一晚在心裡默默決定,我要放下成效及外在標準,好好看見這些正在成長的小生命,珍惜與他們相遇的時刻,在那個屬於我們的空間,見證各種不容易及韌性。

 

孩子啊,在團體中你們教會我什麼是溫柔

    我對團體諮商的相信,建立在凝聚力和關係,當團體氛圍足夠安全和滋養,成員自在表達自己,同時間不被評價,彼此有連結及充滿善意時,成員內在自我力量就會被激發,將迎來自我實現,朝偏好方向發展。滋養的氛圍在學校環境,需注意族群、次文化、場域、媒材及整體架構,一年來的團體旅程,好謝謝成員們和我一同創造正向經驗。

    每次團體前,我習慣花時間沉澱,整理場地及佈置空間,並在心中祈禱,祈禱接下來團體時間,這個空間能張開防護罩,讓孩子們好好成長,接著透過靜心和冥想,將夠好的自己招喚到那個時刻。對我而言,將最好狀況留給案主和成員,是我重視的價值,一次約40分鐘的團體,往往耗掉兩倍時間與精力,在團體初期,我嘗試透過音樂和高結構方案,鞏固成員安全感,明確設限及成員分享後,節奏輕快而連結的帶領方式,協助孩子們建立凝聚力,最重要的是:「不要急」,人本方向的氛圍,不太能催促產生,我的責任在於創造和維持善念,將關懷自然放到孩子身上,幾次團體後,好開心感覺到向心力和凝聚感。

    在兒童團體中,我發現經驗大於一切,於是捨棄以往課程型態的活動,轉而運用媒材:桌遊和藝術媒材,不單單是能夠吸引注意力,激發成員參與動機,更多的是在學校場域,這兩種媒材能帶來放鬆及減壓效果,利用媒材過程,常帶來良好的宣洩管道,也就是遊戲治療中強調的「出水口」。進一步我將桌遊、藝術媒材與團體諮商(後現代及存在取向的相信與方法)結合,盡力創造療癒的心理空間,透過團體帶領技巧和領導者的準備度,與這些生命學習,一整年下來,相信不只是成員們有愉快體驗,我也被他們影響,成為一個更溫柔的大人。

 

督導後發現:我不是落後,我的成長也需要時間

    看著研究所同學陸續拿到證照,常勾動心中惆悵,在督導時提到類似感覺,督導分享一段話:「鞋字,半邊難,半邊佳,一步難,一步佳,難一步,佳一步,走走就過了。」今年我未滿三十,人生歷練過於單薄,在青壯年階段,總想一展長才及抱負,透過專業認同來證實自己,在服務生命過程,有時產生負向影響,尤其是自以為是,犯錯才後悔不已,我的督導未將這些議題放在關係討論,只是溫柔笑著說:「這是心理師都會走的歷程,很正常,不要太苛責自己。」、「處遇有時要試試看,才有機會知道對案主有沒有幫助。」幾次接案後快崩潰時,在電話裡耐心安慰我。我是個幸運的人,每位願意指導我的督導,都引領我看見廣大格局,願意花時間伴我在人生路成長,他們不只是我的督導,更是生命的貴人,他們不只是在訓練一位準心理師,更是教我成為一個溫暖及完整的人。有次我慚愧到頭低低地問:「為什麼妳每次都願意花這麼多時間?我以後也不知道會不會花時間在學生身上。」督導看著我,好似看通整個生命,輕輕地如同仙女說:「哦,你不會嗎?」我會的,我會走過去,然後到那個屬於我的位置,因為你們總能看到我的閃爍。

 

如今,走在自我與專業認同雙軌,我重拾自信及勇氣

    全職實習的一年,深深感受到「原來我是幸運的。」在與督導、中心夥伴的關係中,無形間照見自身價值,在挫折中依然被疼惜,在迷惘中大家願意理解及等待,告訴我:「瀚濃,沒有關係,你很重要。」第一次在陽光下,我沒有被灼傷,在愛中不用害怕被評價,不用做到完美才能被重視,我知道坐上火車前往新竹,徒步向東門國小走去,只要輔諮中心大家都在,就有人願意維繫這段連結,成為支持後盾,我帶上祝福與眷顧完成全職實習。

    這樣的被眷顧,我不認為是理所當然,生命在其中創造意義,它要我傳承給下一個被眷顧之人,我的肉體會消失,我的靈魂會終結,但所受的思想及感動,將在生命之河不斷被延續,我感謝過去的一切皆為這條路啟迪,為那即將到來的未來做足準備,身處時代中心的人們啊,聆聽內在呼喚,在下次鐘聲敲響之時,世界將因我們持續美好。

   

    「台北站到了,請到站乘客準備下車。」手裡拿著團體海報和學生作品,回想一年點滴,十位孩子和背後努力的七個家庭,眼眶早已模糊,淚水在周圍打轉,踏出車廂時我帶著一抹微笑,帶著一份安在,重回到這座城市。

   
  關於我們  │  最新消息   │  加入學會   │  活動紀實  │  會員專區  │  相關連結 瀏覽人數:你是第 444400 位參觀者
  本網站內容使用權皆屬於臺灣諮商心理學會所有,翻印必究。
會址 : (10041)臺北市中正區中山北路一段2號6樓之5 TEL : 02-23751213 服務時間: 9:00 至 17:00 E-Mail : twcpa.mail@gmail.com
劃撥帳號:50101451;郵局帳戶:0001085-0456021,戶名:社團法人臺灣諮商心理學會。
 
 
 
Designed by Dtell網頁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