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驗證碼
忘記您的密碼?
 
 
 
學會活動
大事紀
 

首頁 > 活動紀實 > 學會活動
【金筆獎優選文章】〈全職實習手札─後台的前台〉-林志軒
2020-11-19

全職實習手札─後台的前台

與泰迪熊一起啟程

我帶著陪我渡過兼職實習和進出遊戲室的泰迪熊玩偶到新的實習機構開啟這一年的全職實習生活。邁向全職實習的心情緊張混合些許期待,一方面擔心能否做好上一屆實習生所交接的各種工作,另方面也開心自己真的往心理師的方向逐漸邁進。一年的實習生活對我是許多嘗試與新經驗的組合,從心衛推廣活動的選擇主題到舉辦活動,讓我有機會分享那些自己覺得重要的想法和價值觀;在晤談室與每位案主相遇,試著靠近也交流彼此的想法,是我覺得無比珍貴之處。

 

心理師會不會飛

然而,如同《魔女宅急便》的主角琪琪,在新城市進行魔女修行的某天,突然發覺自己無法騎著掃把飛翔,我也曾在某次的實習週誌寫著「原本會飛是件自然的事情,雖然也練習著如何飛得更好,但沒想過為什麼會飛得起來。直到突然飛不起來或飛不順利,才思考為什麼之前都能飛?」,新手心理師常有的焦慮與懷疑也不曾在我的實習生活中缺席,有時是為自己的效能焦慮,偶爾對心理師的角色疑惑,但更多時候那些感受是一片糾結纏繞的海,我浸泡其中也困惑不安。

實習不順利的某些時候,我坐在辦公椅上懷疑自責,想著「如果我懂得更多也更有效,是否許多事情就不太一樣了?」,偶爾還混合著一種「會不會不被喜歡或不被需要」的擔心,即便我的腦袋清楚明白心理諮商的成效,本身就是一件難以說明的事情,晤談中也有超級多比被喜歡與需要更重要的部份,但某些時刻的我卻還是好在意這些。我也會困惑著如何發揮自己的影響力才是我想要的,或許邏輯關聯薄弱,但我害怕未察覺的理所當然和那些有著豐富語言描述的假設,反而使我對人的理解變得單薄,或是成為社會控制與正常的壓迫者卻毫無自覺,這些都不是我所期望的。

我有時候則想著為什麼心理師能自然地稱為助人者?各行各業在某種程度上不也算是在幫助別人嗎?同時,心理師所提供的往往不如其他職業具體,既不像律師能提供法律資訊,也不像醫師能做出診斷與藥物的協助。「我」或說是「站在實習心理師位置的自己」對於案主分享的困擾,常常一點解決辦法也沒有。我沒辦法說出一個完美的解決辦法,更無法倒轉時間和已經發生的事件。我在這樣的情況下常感到不知所措,也曾對心理師的身份疑惑,但目前再反思之後,或許更像是很希望派上用場的自己有點遷怒於心理師的角色吧。

 

誰是風兒,誰是沙

如同前述「生活不存在一個完美的解決辦法」,這些就這樣一邊實習一邊與它們相處著,也忘了是靈光乍現的瞬間還是一段慢慢醞釀的歷程,發覺內心對心理師存在著某些完美的想像,是超人般的幻想,能解決案主所遭遇的任何困難;也是位智者的影像,能說出哲理且發人深省的話語。卻也漸漸體會即便心理諮商不是萬能,但仍有所幫助。同樣的我也是如此,即便我還在學習也有些不成熟之處,但仍有能做到的事情。或許就在這些理解後,對完美的期待逐漸能多放下一點,也不總是堅持用全有全無的標準,檢驗自己是否夠好了。但還是得老實說,目前的自己偶爾還是會想像,如果能再厲害一點,再接近憧憬的大師一些,會不會就真的多改變些什麼,但這樣的念頭也許就是存在,知道了就可以好好安放它也繼續生活。

「練習相信自己」是我這段歷程的學習。對自己的信任往往如同細沙,渺小且風一吹就消失殆盡,只能緩慢、有意識且小心翼翼的累積在心裡。在實習生活中也漸漸更認識自己的風格,於是更熟悉了自己,好像就不必著急地向外所求,因為心裡開始形成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小模樣。這過程除了來自老師與同儕對我的回饋外,我相信一個超重要的部份是來自案主對我的信任,我都會想晤談室的情境和實習心理師的角色,雖然讓許多分享都有了合理的背景,但仍改變不了坐在他面前的我是個陌生人的事實,有些事情也許對陌生人比較容易開口,但我還是認為決定要到晤談室諮商是一件需要下定決心的冒險。而我也因著這些相信更信任自己一點,甚至是某些我還不見得對自己這麼信任的時刻。記得全職實習結束後的暑假,我看到一本書寫著「個案是很寬容的」,我深深地同感也感謝著。

是結束還是再見

關係建立與結束總是成對出現,全職實習有機會遇見許多人,意味著同樣會經驗許多結束,開心的、祝福的、疑惑的、意外的或措手不及的離別。腦袋在面對結束時,常常有兩個狀態的自己同時運作著,站在心理師位置的自己想著該如何好好說再見,要記得討論或回顧些什麼,對案主才是比較好的。但回到一個平凡人的自己時,其實也有好多感受,可能是溫馨、溫暖或惆悵的,甚至許多看似小小的嘗試、冒險或表達都會讓我感到不安和脆弱。當這兩種狀態一起出現時,也常讓我有一種奇妙的斷裂感,我傾向一邊時,會覺得自己太理性和任務導向了,彷彿我只剩下這個角色外殼,內在是誰都無所謂,也能輕易的從關係離開沒有任何感覺,即便我沒有這樣的意思;但傾向另一邊時,我對自己有這些心情感到慶幸,代表著我不是一個安裝著心理學和諮商理論的談話機器人,卻也不想讓整個晤談室都佔滿我的感觸,讓談話的中心全聚焦在我身上,於是走向哪一端都讓我為難。我相信這不存在標準答案,也還在這兩端來回移動著,時而則尋找新的視野和可能性理解之。

有一陣子的自己也疑惑著關係結束後,曾經發生過的是否依然存在?在看「敘事治療的實踐─與麥克持續對話」時,書中提到「……我們將承認治療中的互動牽涉到雙方的人生經驗……而影響臨床工作的一切也影響了我們的人生。」我相信晤談不只影響案主也同時影響了我,他們的想法與因應問題的策略同時拓展了我對因應或事情的看法,描繪心情或心境的語言也在我生活的某些時刻浮現,面對困擾的勇氣則在某些時刻讓我告訴自己可以再勇敢一些,於是一起發生過的事情是真的,而關係的結束,不代表發生過的事情消失,許多看不見的已經融入生活中的許多時刻。

 

不完美的浪漫

重新回顧這一份實習手札,我試著紀錄自己許多的疑惑。我不想只把它描繪成一個面對困難而解決成長的敘事曲線,除了不符合我在實習期間的體會外,也希望讓這些困惑能有個得以存放的家,它們也許看起來不完美卻讓這全職實習的一年很真實。而我喜歡心理諮商的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因為許多想法與感受都能夠在此停留,被討論或整理,不需要立刻就有結論,我常想有一個人能夠一起停留是一件浪漫且美好的事情,如果生活是燦爛忙碌的前台,至少晤談室能成為生活的小小後台,在生活的片刻停止、欣賞與思考,那或許寫下這些也是一件浪漫也美好的事情。

   
  關於我們  │  最新消息   │  加入學會   │  活動紀實  │  會員專區  │  相關連結 瀏覽人數:你是第 444405 位參觀者
  本網站內容使用權皆屬於臺灣諮商心理學會所有,翻印必究。
會址 : (10041)臺北市中正區中山北路一段2號6樓之5 TEL : 02-23751213 服務時間: 9:00 至 17:00 E-Mail : twcpa.mail@gmail.com
劃撥帳號:50101451;郵局帳戶:0001085-0456021,戶名:社團法人臺灣諮商心理學會。
 
 
 
Designed by Dtell網頁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