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驗證碼
忘記您的密碼?
 
 
 
學會活動
大事紀
 

首頁 > 活動紀實 > 學會活動
【金筆獎優選文章】〈擁抱的瞬間〉-鄭琬蓉
2020-01-20

擁抱的瞬間

鄭琬蓉

   108620日我進行完最後一個個案的結案,代表著我的全職實習即將告一個段落。我永遠忘不了個案在晤談最後,高舉著雙手,要我抱抱她的樣子,當下的她在我眼中瞬間像個小孩般。這個擁抱是別離的樣貌,是她教會我這也可以是一種跟個案說再見的方式,雖然諮商倫理提醒心理師跟個案之間最好不要有肢體的觸碰,讓我變得身體跟心理都有點僵硬,但那時那刻,作為一個人,我很自然地給了她一個擁抱,因為我知道那是她需要的。

   我想像家庭不溫暖的個案,可能很少被父母擁抱,而或許我的擁抱可以給她一點力量,支撐她的生活一陣子。除了給她力量之外,那個擁抱對我有更多的意涵,代表著我全職實習歷程的終點,擁抱的那一瞬間,我有點動容,除了心疼個案的遭遇外,這一年的點點滴滴如電影快轉般一幕一幕地播放,那個膽小焦慮了40年的我,尤其對自己的口語能力沒自信的我,把成為心理師當作最後的奮力一搏,沒想到我真能找到啟動自信的鑰匙,褪去了自我懷疑,初嚐到了專業自信的滋味,或許不僅僅是專業的自信,是一種自己作為人的自信跟自在。

好多好多的獲得,實難在這3,000字內將自己的感動說盡。個案的敘說猶言在耳,隨著我專業的成長與學習交揉在了一起,改變了我的生命樣貌。而那些在教科書中原本對我而言摸不著邊際的專業術語與個案可能的樣貌,躍然眼前,讓我常驚呼連連,「看見」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一、個案的情緒,除了聽懂,我也看懂了嗎?

實習之初,有一個個案在我如常的問話中毫無預警地突然拔腿就跑,對我真是震撼教育,我承認我有點嚇到,但那哪是毫無預警,分明是我沒明察秋毫,其實個案一開始就坐離我很遠,抱起抱枕,窩在角落,我居然沒覺察出她的肢體語言代表了恐懼與不安;還有一個個案不斷用指腹按著自己的眼眸,我以為她眼睛癢,原來是因為個案想哭,但她不好意思哭出來;還有高舉著手要我抱抱的個案也是,擁抱透露了分離的不捨與對關係的珍視;而喋喋不休的語速可能透露著焦慮與不安,這是督導提醒我我才覺察到的;緘默的個案,代表著對這個世界的厭惡跟不信任。從此我看懂了身體距離跟肢體語言所透露出來的情緒訊息。

二、我渡過了眼淚對我的考驗

我還記得幾個在諮商室裡哭到斷腸的學生。以前的我,未受過專業訓練之前,很怕別人哭,會用笑來掩飾我的尷尬跟不知所措,但在實習中,我渡過了眼淚對我的考驗。

在諮商室裡,總有機會碰上因各種原因狂哭不已的學生們,我想這是作為心理師必經的歷程。現在我已學會,在諮商室裡,可以不說話,讓學生哭一會兒也行,或者在旁邊輕聲地反映她的情緒跟同理她的處境,讓她好好跟自己的痛苦同在也行。另外,我也發現哭泣有時間性,通常激動地哭一會,兩三分鐘後,情緒就會緩和下來,所以哭都是一陣一陣的,人不會連續哭的。等個案情緒平復下來之後,我就有機會再問問他一些問題,有些問題會讓個案哭,有些問題會讓個案停下來思考。我學到了諮商中讓個案的情緒收跟放的技巧,把個案的專注力從情緒焦點轉移到認知焦點,讓他進行一些思考,就可以讓個案從痛苦的情緒出來一會。從此,我就沒那麼怕看到個案哭了,也沒那麼怕看到身邊的人哭了。看!是否我改變了?

三、危機叢林生信心

    在實習初期的一個午后,我碰到了一個臨時來個案。這個哭到斷腸的學生,擔心自己控制不住會離開這個世界,聽著他的遭遇,讓我忍不住紅了眼眶,我盡量保持鎮定與想辦法掩飾,但淚水卻止不住滑落臉龐。我實在覺得無助,縱使自己拚了命想要告訴他,他活著有多重要,但總覺得自己做得還不夠,說再多都不夠,也痛恨自己找不到更多的語言來跟他說話。晤談結束後,我讓個案中心多留一節,確認個案情緒平復,安全無虞後,才讓個案離開。

    他是我的第一個危機個案。那天我真切地感受到作為心理師,你從來無法真正地知道個案踏出諮商室門口後,是否當天會有狀況?你只能相信自己在晤談中對他的幫助,可以讓他眷戀這個世界一陣子,等到他又厭倦時,他會想起我。事後,我趕緊跟個管報告他的狀況,當時的我,一方面覺得自己支撐住他了,但另一方面我沒有辦法百分之百肯定自己的判斷,希望個管能跟個案談談,進一步確認個案的風險。

    關於面對個案的情緒以及我自己的哭泣,最終我認為作為心理師,也是一個人,該動容而不動容,太強人所難,所以我接納那個因心疼學生而動容的自己;我也接納那個有心想要幫助學生,但還得多學習的自己;我甚至接納冒著風險讓個案離開的那個自己,那是我在諮商室裡必須做的判斷,這也是每個心理師在面對危機個案時,得下的決定跟得承受的壓力不是嗎?實習這一年,我學習到更多危機評估與協助個案面對痛苦的容受方法,對於是否能讓個案離開諮商室的判斷跟與個案工作的自己,我逐漸有信心許多。

四、找尋慢下來的足跡

    督導第一次見面就告訴我諮商工作是一場馬拉松的賽跑,他要我不要衝那麼快,我不知道督導怎麼看到「快」在我身上的痕跡的。我突然想起我的人生,總開始一頭熱衝得太快,但最終卻因耗竭而無疾而終,或許跟我的焦慮也是有關的,我總擔心不衝快,就落後了,但人生的道理,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內心衝得很快的我,身體健康是跟不上的,耗竭讓我開始思索我要怎麼慢下來,願意憐憫自己。所以我想來分享我在全職實習中慢下來的經驗,這是很多人要我練習的,我也希望慢下來能讓我身體健康一點。

    一個固定談到第六次的個案,讓我終於感受到慢下來是一種甚麼樣的感覺。或許是關係建立較深了,較熟悉彼此了吧!我在跟這個個案諮商時,自在許多,那種「自在」是我在諮商初期從未經驗到的感覺,而逐漸的我才發現原來「自在」是這種感覺,是那種我停留稍久,而我不會擔心的感覺。但這種感覺,是時間換取來的,沒有用時間換取,換不到這種感覺,或許這就是督導說的急不得的事情。

    我在個案面前靜默了,但我自己沒有感覺到不舒服,我開始能允許自己在諮商裡思考。時間帶來了甚麼影響?我跟個案的熟悉感,熟悉感改變了甚麼?我對陌生的焦慮,這個陌生包含我對諮商工作的陌生,還有對個案作為一個人的陌生感。隨著諮商次數不斷的增加,陌生逐漸遠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熟悉感,一種日漸親近的感覺,一種情感相互交流的關心,然後我的焦慮也逐漸遠去,更多的是自在的逐漸現身。

   「慢」原來跟「自在」與「熟悉」有關。我越來越知道我的焦慮對我的諮商工作的影響,我也越來越知道怎麼可以在諮商工作中跟我的焦慮共存,或者利用焦慮來跟個案工作;我也越來越知道為什麼自我覺察可以幫助到個案,為什麼更能貼近自己,就越能貼近個案。那些諮商的專業名詞,對我不再只是抽象的語言,我終於體會到它實質的內涵了。

五、與豐富的心靈相遇

   最後剩下375個字,我要把這些字數獻給我的一個個案跟督導,是他們讓我了解了諮商的真諦。在10835日實習心得上我是這樣寫的:

「約瑟夫.透納 暴風雪」的圖片搜尋結果    個案願意面對的速度,比我想像地來得快,我有點應接不暇。我像在衝浪,個案掀開了內心的浪花,而我是那個衝浪者,在驚滔駭浪中想把浪紋看清楚。……對生命有著不可承受之輕的個案而言,不能再給她更沉重的感覺,她會承受不住的。我得用舉重若輕的諮商態度與個案工作,挑起沉重的議題,用泰然處之的語言跟她工作,這樣個案比較不會那麼痛。督導說個案或許只是想要從一團混亂中,保持內心的平靜,安頓焦躁的自己。如英國19世紀浪漫主義風景畫家約瑟夫.透納畫的暴風雪,汽船在暴風雪中仍須駛離港口前行到達目的,所以需要保持平衡。我知個案的生命也勢必得在這樣的暴風雪中不斷地前進延伸,無後路可退。而我舉重若輕的諮商態度,是輕輕地撫著個案前進,太重太輕都可能翻船的。

   
  關於我們  │  最新消息   │  加入學會   │  活動紀實  │  會員專區  │  相關連結 瀏覽人數:你是第 418866 位參觀者
  本網站內容使用權皆屬於臺灣諮商心理學會所有,翻印必究。
會址 : (10041)臺北市中正區中山北路一段2號6樓之5 TEL : 02-23751213 服務時間: 9:00 至 17:00 E-Mail : twcpa.mail@gmail.com
劃撥帳號:50101451;郵局帳戶:0001085-0456021,戶名:社團法人臺灣諮商心理學會。
 
 
 
Designed by Dtell網頁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