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驗證碼
忘記您的密碼?
 
 
 
學會活動
大事紀
 

首頁 > 活動紀實 > 學會活動
【金筆獎優選文章】〈看見自我與實習的模樣〉-彭明雅
2020-01-20

看見自我與實習的模樣

實習,從看見「人」開始

全職實習對於未來邁向諮商心理師的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經驗。離開了原本充滿支持的校園,進入陌生又充滿考驗的實習場域,就像進入成年儀式的青年,將所經驗的轉化為成長養分。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位在通往象山的山腰上,是我過去一年全職實習的地方,以精神分析取向為主的訓練,在醫院領域感受到有別於以往學校領域的系統工作,是我一直以來想了解且身在其中學習的,因此選擇了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為期一年的實習。

全職實習之前,曾在心理評估課堂上討論諮商與臨床的差別,臨床是以疾病診斷衡鑑去做介入,而諮商是看見疾病背後的那個「人」,直到進入實務現場,才真正發現諮商中「人」的重要性。當中發現諮商專業的有效性,最主要的關鍵是來自於治療者這個「人」與個案,開始理解到諮商是一種人對人的工作,而那些理論中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人性觀;因此,相信了一種諮商學派,並將其融會貫通即能運用後,可能成為具有那學派風格的一種「人」,但未必失去自己原本的個性。諮商是以這個「人」與個案接觸,而非躲在治療師形象背後、生冷地操作著和技術。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實習主要是以精神分析取向之訓練為主,在理論架構的學習是重視的,同時也是實務團體督導中常加以討論的方向,或許思考模式因此而逐漸理解「了解或相信一個學派,對於晤談方向將有所指引」:實習前,疑惑該如何回應當事人、技術該何時使用較佳;實習後,則開始思考如何成為具有某學派人性觀的心理師、如何整合自身經驗與專業理論。

專業成長,勇於反思自我

適應實習生活的結構後,才可以靜下心來看待自己在過程中的改變。初期個案概念化能力的發展會受限於理論與技術,因而無法彈性地因應當事人的需要,形成有效的諮商目標與策略的概念化知能。實務場域中發現自己遭遇到:不夠深入理解所抱持的理論學派觀點,而無法靈活地運用以協助個案概念化。有時看似沒有進展,便會開始懷疑自己的對該理論的掌握度,似乎有「被個案的問題牽著走」的窘境。雖然是實習,但接觸的都是真實的個案,隨著時間的前進,開始反思著接長期個案的自己在害怕什麼,也發現自己對於這些長期個案有些反移情,感受到個案的不安和難過,自己也開始跟著急躁,在治療室內我就像是一位積極想要安撫孩子的母親,沉澱後想想自己的狀態和治療師這個位置,慢慢的在治療中建立自己能夠工作的治療界線,與人的心理工作需要彈性也需要底限,對於新手治療師的我來說,真的需要花點時間和心力去感受和學習,或許和機構治療學派有點相關。精神分析中時而感受單刀直入、時而感受接近真實的踏實,目前為止接觸精神分析學派一直有種死後從生的感覺,念讀書會的導論時,發現我多半思考的不是別人或個案而是自己,想到自己的童年、想到自己的家庭等等,除了能夠理解理論之外,更多的是反思自我的機會,能好好整理自己的經驗和感受。

醫院的團體與大專院校的團體真的截然不同,大多數在學校裡的團體要設計著不同的方案,結合不同的媒材促使成員思考與增加凝聚力,然而在醫院中有許多是無結構團體用最多的就是語言,但對新手來說常常太習慣運用媒材而忽略與語言的重要性。團體進行中除了面對成員之外,團體外還有兩位醫師督導在做觀察,必須說壓力是加倍的,常常需要覺察自己在帶團體中的緊張、焦慮來自於什麼?尤其是反移情的部分,也是我們團體後督導時經常討論的素材。身為新手團體領導者,在這一年的團體參與中我嘗試覺察自己的反移情分為內在歸因和外在歸因,外在歸因通常是團體當日危機事件和醫師督導在團體外觀察的壓力情境;內在歸因則是自我的期待與得失心亦或是個人議題的拉扯,對於這些反移情的歸因,團體帶領時因應方式也有許多種,印象較深刻的是在帶團體初期經常是逃避式的跳過問題成員,讓自己陷入消極不處理的流動狀態,在督導討論時,醫師曾回應我:「你聽問題成員講話是不舒服的,那其他人會不會也有相同的感覺?但你是治療者,有主導、介入的權力甚至義務,不做處理的話,就會任憑問題成員主導整個團體」,我覺得那時候對於自己的專業不夠有信心,甚至理想上認為無結構便是隨坡逐流,因此花了一些時間思考身為團體治療者的治療意向是什麼,能夠在帶領團體中不僅是做leading也有彈性的空間讓團體動力能有自然的流動。

除了專業實務上的學習,在機構中與他人互動的經驗也是很深刻的體驗。思想起實習的機構,氣氛較為開明,對於實習生的表現好壞採取適度提點,而且對於份內的工作可以自訂進度、自我督促,亦能主動伸出援手、彼此協助。夥伴間也會時不時開啟同儕督導模式,有些比較不善於人際互動的人,在夥伴相處間較吃虧,尤其思想起實習生很多,那些較不參與社交活動有時還會被遺忘,或許實習就已經夠煩忙了,沒有多餘的能量面對人際吧!在人群中活出自己似乎是一直以來都在學習、調整的事。有別於過往多為外在評價的經驗,起初進入該機構實習,對於此「不肯定也不否定」的環境有一點不習慣,但是這樣的環境,反而看到自己需要被肯定、害怕被否定的心理狀態,並於一段時間的調整,慢慢地認知到該環境對成員的信賴感,更對此收穫感到有趣:「過去似乎需要很多的指引為依靠,於是限制了原本可以發揮的潛力;在開放和接納的環境,對此議題產生洞察,更體會到治療師以接納的態度去營造一個滋養環境的重要性,以促使個案在其中,發現自己的舊有認知模式、產生改變的契機。」

治療師的成長是透過訓練也需要被承接

實習過程分別接受學校、專業個別兩方面的督導,專業個別督導是一位具有母親般溫暖的資深心理師,督導過程不會直接批評,而是提供許多的空間,以了解我在諮商中對個案問題的假設,並檢核目標和做法的一致程度,例如:她會問我想要怎麼做,再一步一步地促發我去思考,並且說她在相同處境之下的可能做法,藉此產生不同的因應方式與可能性。印象深刻之處,在於督導的仔細聆聽、引導以覺察及反思諮商關係的發展,更於諮商樣貌的反映而引發自我覺察及探索個人議題;被督導溫和地面質時,一方面會有種突然領悟的感覺,但同時也因為自己竟然「被看得那麼清楚」而感到害羞。回想受督導經驗,發現督導採用「接納現階段狀態」的方式在督導,令人於感受到被接納後,進一步地訴說在實務中的擔心,更由於這樣的接納和包容,讓我能夠更開放、如其所是地看待自己。

如果學習與實作是一條通往就業的路,我想學習諮商不只是就業,更多的是自我的看見與被看見、人我關係當中的種種,讓這條路變得艱辛卻也豐碩。從學習理論與技巧到真正的實務工作現場,經歷了焦慮的內在對話、非理性的信念檢核,更重要的是身份上的改變,從學生到實習心理師,面對未知的挑戰,接案的初期讓我深刻覺察焦慮的自己。從全職開始到現在一年的時間,說自己有哪些好的改變似乎還是說不準,面對同一位個案將近三十次的治療,常告訴自己要慢下來,同時卻也有著「真的有效能嗎?」的隱憂,某次個案提報督導時提出自已的擔心,督導跟我說:「短短半年的時間個案提報十幾次,每次都認為是因為個案接露了什麼所以治療開始了,如果過程中沒有治療師,以上什麼都不會發生。」聽著這段話不知不覺眼角泛淚,確實自己花了每週五十分鐘與個案同在,允許自己順著治療自然流動,知道每次治療會談只是個案生命歷程的冰山一角,時間的累積與堆疊,慢慢的整合加以討論,從那次督導後,會期待每週固定時間的接案,感受到自己面對接案這件事已經與以往不同了,多了點放鬆、多了一些好奇心,好好把自己放在治療師的位置和個案工作。

   
  關於我們  │  最新消息   │  加入學會   │  活動紀實  │  會員專區  │  相關連結 瀏覽人數:你是第 418867 位參觀者
  本網站內容使用權皆屬於臺灣諮商心理學會所有,翻印必究。
會址 : (10041)臺北市中正區中山北路一段2號6樓之5 TEL : 02-23751213 服務時間: 9:00 至 17:00 E-Mail : twcpa.mail@gmail.com
劃撥帳號:50101451;郵局帳戶:0001085-0456021,戶名:社團法人臺灣諮商心理學會。
 
 
 
Designed by Dtell網頁設計